花小蕊大囧,她不知道自已昨天晚上即发高烧还了说胡话,便垂眸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昨天晚上我真的很想把你从这三十九楼扔下去。
”凌云霄话中带着一股狠劲,令他面前的女孩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深深看她一眼,抬手想去探她的额头,花小蕊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
某人的大手顿时僵在半空中,脸色也跟着黑了下来,语气冷如冰:“你躲什么?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烧退了没有,当我是洪水猛兽吗?”“我不是那个意思,烧已经退了,谢谢。
”她其实想说你比猛兽还可怕。
虽然曾经跟这个男人同床共枕了一夜,可是她对这个男人有一种天然的惧意。
感觉他周身透着一股寒气,令人不敢轻易靠近。
凌云霄没再理她,转身倒了一杯开水让她喝下,然后打电话让餐厅送早餐上来。
吃过早餐之后,他坐到沙发上,长腿交叠,一边用修长的手指在自已的大腿上轻轻敲击,一边缓缓地开口:“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就来谈谈我们之间的那笔交易吧。
”“我们能不能不谈交易?”花小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让她做什么都行,她就是不能拿自已的身体来做交易。
“我是一名商人,每一分付出都要计算回抱率的。
”凌云霄冷漠地拒绝了她的恳求,昨天就是对她太仁慈了,才让她出去弄得头破血流,“那一个亿你可以慢慢还,我不会逼你,不过在还清之前,你必须呆在我的身边,做我的女人。
”花小蕊强烈抗议:“都要还钱了为什么还要留在你身边?”凌云霄双手环胸,一副慵懒清贵的模样:“因为你一出去就把自已弄伤,还动不动就晕过去,万一哪天你死了,我找谁要钱去?利息我就不收你的现钱了,你陪我就算付了利息,这个交易还算公平吧?”“要是我不答应呢?”花小蕊倔强地一昂头。
要让她出卖自已的身体,比杀了她还难受。
凌云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抬手用他那修长的手指轻轻托起她尖俏的下巴,直直地盯着她那一对蒙着雾气的剪水明眸,语气寒凉:“我从来不强人所难,不过我得去把那一个亿要回来,是去跟王大海结婚呢?还是留在我身边,由你自已决定。
”花小蕊吓得瘫坐在椅子上,一想到王大海那泛着油光的大肥脸她都想吐,她就算死也不可能去跟他结婚。
难道真要留在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冷血动物身边以身抵债?可是泽西哥怎么办?她真的放不下他。
看到她一副犹豫不决的表情,凌云霄觉得自已应该帮她下这个决心了。
于是他不紧不慢地拿起手机拔通了常宽的电话:“去找王大海把那一个亿收回来,不能就这么打水漂了。
”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面前女孩的反应。
“不不不,求你别收回来,我答应你。
”不出所料,花小蕊吓得腿都软了,既然只能二选一,那当然是选眼前这个了。
如果跟王大海结婚的话,就注定跟那头大肥猪耗一辈子。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冷酷无情,令人望而生威,不过只要尽快想办法把钱还他,还是有机会重获自由之身的。
“你确定了吗?”凌云霄拿着电话,眸光淡淡地看着她。
在车内一次次挺进深处 短裙公车被直接进入“确定了。
”花小蕊艰难地点头。
“很好。
”男人的眼角终于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晚些时候我会做一份合约给你签,违约的话就要付出十倍的赔偿金,那就是十个亿。
”花小蕊木然,就她现在的情况,别说是十个亿的赔偿金了,就算是十万块钱也是个天文数字。
因此她已经不太在意这些附加条件了,现在她最关心的是,怎么才能赚到一个亿还给这个冷血动物,好尽快逃离他的魔掌。
“那我必须出去工作。
”花小蕊提出自已的要求。
虽然她就算出去工作工资也不会很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攒得到一个亿。
可毕竟能赚一点是一点,积少成多啊。
凌云霄收起电话,走到她的身边,伸出修长的双臂将她揽入自已的怀里,垂眸凝视着她:“没问题,你现在就可以开始工作了。
”他的眼里依旧含着些许的笑意,笑得意味深长。
花小蕊突然觉得他笑起来比不笑的时候更可怕,慌得避开他的目光,一颗心紧张得怦怦直跳。
她一边用手用力抵住他那宽阔的胸,一边低声问:“需要我做什么?”“吻我。
”凌云霄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双臂略一用力,女孩娇小的身子就整个贴在他的身上。
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服,他能明显感觉到女孩身上玲珑的曲线和独有的柔软感觉。
这让他的身子不由一紧,眼底瞬间闪过一缕炽热的光茫,稍纵即逝。
这么零距离的接触,能明显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花小蕊小脸悠地红到了耳根,调过脸去避过他那灼热的目光。
然后红着脸一边做着无望的挣扎,一边郑重声明:“我说的是能赚钱的工作。
”头顶又响起男人带着蛊惑般磁性的声音:“吻我就能赚钱。
”花小蕊一怔,怔怔地抬眸望着这个高出她一个头还多的男人,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在戏弄她。
“不明白?那我给你说明一下,蜻蜓点水式的吻一次一千。
”凌云霄在她红润的娇唇上轻轻一啄,示范了一个。
“法式热吻一次一万块,象这样。
”他伸手托起女孩漂亮的下巴,含住她娇嫩的红唇……许久,他才意犹未竟地放开她的唇,微微眯着一对乌黑的眸子看着被他吻得已经满脸绯红的女孩,眸光迷离:“还有,身体的负距离运动一次十万,要不要我们现在就示范一次?”花小蕊吓得扭开脸,慌忙道:“不,不用示范了。
”虽然上个月的那天晚上很可能已经跟他一起示范过了,可她主观上还是不想跟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做那种运动。
花小蕊在心中暗暗盘算,蜻蜓点水式的吻勉强能接受。
虽然一次只抵一千块,那么一个亿就要吻十万次。
如果一天吻他一百次的话,一年可能抵三千六百多万,这样算下来,差不多三年的时间就可以还完这一个亿了。
如果每天吻他两百次,一年多就可以还清债务,这事好象划得来。
如果再去找份别的工作,还款的速度还可以更快。
想到这,花小蕊突然有些激动,她立即回过头来,抬眸望着凌云霄:“凌先生,你这话当真?”“当然,本少爷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某人笃定地点头。
得到了肯定答复,花小蕊眼底立即泛起一抹激动的光茫,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显得格外清亮动人:“好,我答应你。
”“很好,明智的选择。
”凌云霄赞赏地点头。
“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
”他那一对如黑曜石般漆黑的眸子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她,眼底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深深地期待。
花小蕊被他看得脸一红,胸口的心怦怦地跳得更厉害了,犹豫了半晌,才小声道:“你能不能闭上眼睛?”被他这么直剌剌地盯着看,她实在是吻不下去啊。
凌云霄先是一怔,一秒钟之后,还真配合地轻轻合上双眸,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站直了身子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吻。
仰头看着男人俊美得令人窒息的脸,花小蕊却迟迟鼓不起勇气吻上去。
可要是不吻的话,就还不了债,她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她必须尽快摆脱困境。
下定决心之后,她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可离他那两瓣性感的薄唇还差了那么一点。
实在没着了,花小蕊心一横只得惦起脚尖,伸手环住男人的脖子,然后两眼一闭将自已的那柔润的唇贴了上去。
吻了一下之后,甘脆一不做二不休,又连续亲了好几下,还一边吻一边数:“一、二、三九、十。
”然后她放开攀在某人脖子上的双手,就象完成一项重大任务似地,以非常郑重却又有些不敢置信的口气问:“刚才我吻了你十下,这就是还你一万块了?”凌云霄缓缓睁开眼,饶有兴致地端详着她,眸光澄澈,半晌都没有话说。
花小蕊被他看得一颗心又提了起来:“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放心吧,我不会反悔的,你刚才确实还了一万块了。
”凌云霄一副意犹未竟的表情。
花小蕊一颗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那我得拿笔记下来,你要给我签字确认。
”凌云霄一愣:“有这个必要吗?”“当然有必要,你不是也要我签协议的吗?万一你到时候不认账怎么办?”花小蕊的表情非常严肃认真。
这可是关系到她生死存亡的问题,马虎不得,对她来说一万块钱也不是小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