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挠了挠小脑袋,一幅惨兮兮的模样,拉着席慕寒的衣角,“爹地,我想再睡一会儿,可以吗?”他经常这样对妈咪撒娇,很管用。
对爹地,也一样管用吧!席慕寒垂眸看着他,席凯之前跟他说话都是几个字几个字,从来没有对他如此热情过,更没有对他撒过娇,现在这个样子,甚至让他一时有些不适应。
“睡吧,想吃什么?我吩咐厨房去做。
”“我想吃……”轩宝有些犯了难,席凯喜欢吃什么他还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呢?“小少爷,您尽管说,我去让厨房给您准备!”管家在一旁催促。
轩宝摸着小脑袋:“我想吃……糖醋排骨,耗油豆腐,炭烧肘子,翡翠彩蔬卷。
”“……”老管家意外的看着他,这些菜以前他从没做过,小少爷怎么会想吃这些?席慕寒也很惊讶。
难道是林念儿告诉他的?除了林念儿,席凯也接触不到别的人。
席凯摸着脑袋想的模样,在他看来,肯定是在回想林念儿跟他念叨这些菜时的情景。
“少爷,这些菜,厨子都没做过,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出来。
”“让他们去做,席凯想吃,必须做出来!”“是,少爷!”老管家急急离开。
轩宝想到妈咪做的那些美味,一幅小馋猫的模样,席慕寒的脸色瞬间难看了,林念儿,的确很有心计,用她那上不得台面的厨艺诱惑席凯,是觉得他这里的厨子做不出来,想借机表现找存在感,让席凯慢慢依赖她,离不开她么?可恶!一定不能让她得逞!做不出来,买也要买来!老管家和席慕寒相继离开卧室,轩宝躺在床上打滚,心里念叨,也不知道妈咪跟席凯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另一边。
席凯对于林念儿说的,不会让席慕寒发现的话,半信半疑。
他爸爸可是很聪明的,她究竟有什么办法能瞒过爸爸呢。
“你确定不会被发现?”“当然确定,放心吧,一会儿回去你悄悄溜进你房间,别让人看见,肯定万无一失。
”席凯狐疑的打量着她。
这次出来根本就没收获,林阳告诉他,时间太久了,监控视频早就没有了,用了很多方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查到。
他还指望下次出来再用别的方法查呢,如果被发现,可就没机会了。
所以,他很在意这件事。
为了不被发现,林念儿将车子停到离半山别墅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徒步跟着他走到别墅不远处,再次叮嘱他进去时小心。
“放心!”席凯不耐烦的说了这两个字,快速朝着别墅后墙走去。
林念儿赶紧拿出手机给轩宝发消息,让他小心撤退!可以离开了,轩宝很高兴,想想几道喜欢的菜肴吃不上,又有些扫兴。
不能浪费美食,不如让真的席凯多吃些,就算是替他吃了。
这么一想,再加上原本就对席凯好奇,轩宝决定,跟席凯见一面再撤。
他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等席凯回来。
吱呀一声,窗户被轻声推开,接着一个小身影跳了进来。
轩宝坐起身,怔怔的盯着他看。
哇塞,跟电视上,跟他,一模一样,像是在照镜子,好神奇哦。
看着对面那个一脸好奇的盯着自己的小男孩,席凯也愣住了,他怎么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还穿着他的衣服?“你是谁?”席凯惊诧的盯着轩宝,饶是一向淡定的小脸,此刻也写满诧异。
轩宝走到他面前,嘿嘿一笑:“咱们长得一模一样呢,你猜不出来?我是你哥哥,额,也…可能是你弟弟。
”哥哥,弟弟,席凯更纳闷,他爸从来没跟他说过有什么兄弟的,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个跟他一样大的?难道……是妈咪带回来的?想到这儿,席凯眼中浮现出一抹亮光。
刚要问起妈咪,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靠近,轩宝紧张起来,他快速叮嘱席凯:“厨房给你准备了很好吃的菜,都是我最喜欢的,一会儿你可要多吃点儿哦,来不及了,不能让人发现我,我得赶紧走了。
”说完挥了挥手,快速跑到窗边,爬了上去。
为什么不能让人发现他?席凯想不明白。
不过既然这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这么说,他觉得就应该保密。
接着,敲门声响起。
席凯不悦的回了句:“干什么?”“小少爷,您想吃的饭做好了,少爷请您去吃。
”席凯想起刚才轩宝的叮嘱,带着几分好奇的开了房门。
来到餐厅坐下,看着餐桌上的饭菜,席凯小眉头蹙起。
这都是什么菜,奇奇怪怪的,之前从来没吃过。
一旁的席慕寒看着他,脸色沉了下来。
刚才提起要吃这些菜的时候,他两眼放光一幅馋猫模样。
这会儿真做好放到他面前,又不乐意吃了?“席凯,尝尝。
”席慕寒话落,席凯才慢悠悠的拿起竹筷,夹了块耗油豆腐放到嘴里,刚咀嚼两下,小脸蛋顿时皱巴在一起,嫌弃的吐掉了。
“不好吃?”“嗯,味道怪怪的。
”挑剔味道?怕是接下来就会挑厨子,让林念儿做了吧?席慕寒一双眸子直直的看着他,等着他下面的话。
谁知席凯直接起身,说自己不饿,就朝着卧室走去。
没有下文?这是什么招数?难不成想用绝食,来威胁他,让他主动找林念儿来做?想的倒美!他养出来的儿子,居然这么听那个女人摆布,席慕寒越想越气。
“少爷,要不要给小少爷重新做些吃食?”重新做?只怕做了也有理由不吃。
“不用管他!”席慕寒嗓音冷冽,说完起身径直走去书房。
……轩宝见到林念儿很是兴奋,将在半山别墅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林念儿听。
林念儿气愤不已,席慕寒这个混蛋,居然又说她是该死的女人,可恶!“妈咪,我特意在爹地面前,夸赞了你精湛的医术。
”爹地。
林念儿一脸严肃的看着席凯:“你叫谁爹地?”“席慕寒啊!”“他根本就没有管过你,你叫他爹地?”林念儿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这么称呼一个恨死自己的混蛋男人,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
轩宝摸了摸小脑袋,嘻嘻一笑:“妈咪,那你希望席凯喊你妈咪吗?”席凯。
席凯是她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她当然希望。
“这不一样!”林念儿态度决绝。
轩宝不太理解这个不一样是什么意思。
妈咪这几年,一个人带他们三个很辛苦,如果能够跟爹地和好,住在一起,那妈咪岂不是就有人保护了?他们一家人也可以团聚了。
刚才见到席凯,他挺喜欢席凯的,如果能天天跟他一起玩儿,肯定会很开心。
为了这个美好的愿望,轩宝一脸认真的看着林念儿,“妈咪,你跟爹地结过婚吗?”居然还叫他爹地。
林念儿超不爽的看了轩宝一眼,没好气的回了句,“没有!”轩宝继续追问,“那妈咪,你愿意嫁给他吗?”嫁给席慕寒?席慕寒这混蛋,恨不得她死,不,应该说她死了他都不解恨!要不是因为这混蛋用一百万悬赏寻找她,她也不用带着三个娃远走国外,这几年有多不易只有她自己清楚。
所以,林念儿转头看着轩宝,一字一句得说:“就算是世界上只剩他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嫁给他!就算是他诚心诚意,痛哭流涕的跪地求我,我也不会嫁给他!”说完,林念儿好笑的冷嗤一声。
“……”额,这么绝情?轩宝看着妈咪这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觉得一家人团聚这个美好的愿望,好遥远啊。
如果教训一下爹地,给妈咪出出气,妈咪没有这么恨了,会不会还有机会呢?两人来到学校,就看见萌萌和暖暖在等他们。
萌萌嘟着小嘴一脸委屈,轩宝说给他买乳酪,结果一去不回。
看见林念儿,她委屈巴巴的拉着她的衣角告状。
“妈咪,轩宝骗我。
”轩宝和林念儿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暖暖先答了话。
“轩宝他骗你是为你好,让你少吃些,少长点儿肥肉。
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萌萌气鼓鼓的看向暖暖:“白白胖胖充满希望!”“瞎说,白白胖胖不漂亮!”“你才瞎说……”见她俩又要吵,林念儿赶紧将人分开。
“萌萌,轩宝是替妈咪办事,才会耽误给你买吃的,妈咪现在带你去买好不好?”“是啊,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小妹。
”萌萌看着真诚道歉的轩宝,顿时咧出小白牙嘻嘻一笑。
“轩宝,我不怪你。
”萌萌奶音甜甜的,接着说:“为了表示歉意,一会儿你可以把你的奶酪多给我一块吗?”轩宝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一会儿我的都给你吃。
”“轩宝还是你好!”萌萌欢喜不已,还顺带着瞥了一旁的暖暖一眼。
暖暖高傲的抱着胳膊,冷哼一声。
“吃吃吃,胖死你!反正我的不给你!”林念儿摸了摸暖暖的脑袋,“好了,咱们去甜品店,一会儿让你们自己选。
”“妈咪最好!”萌萌拉着林念儿的胳膊撒娇。
来到甜品店,三个孩子挑选了各自喜欢吃的,轩宝特意将自己的那份给萌萌,萌萌两眼放光的说谢谢。
林念儿看着轩宝选的那几样,都被萌萌拉到她面前,起身,决定帮他再买一块。
走到甜品区,刚放的核桃酥吸引了她的目光,她记得轩宝很喜欢,伸手去夹,却突然被人抢先一步。
她抬头,看清楚那人时,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会在这儿遇到她?“姐姐?真的是你!这几年,你去哪儿了?”林馨儿一脸关切的走到她面前,一幅姐妹情深的样子就要去抓她的手。
林念儿不动声色的躲开。
这里又没有林家的人,演戏有意思?林馨儿是她爸跟继母何绣生的,行事做派更是得到了何绣的真传。
面上扮可怜,装柔弱,好人一个,其实是白莲花一朵,就会暗地里下死手,坏透了!林念儿不想跟她多接触,没有提自己的情况,只说有时间会回去看爸爸的,随便搪塞几句便转身离开。
林馨儿对着她的背影狠狠剜了一眼,然后不声不响的跟了上去。
林念儿刚要坐下,就听见耳边一道突兀的嗓音响起。
“姐姐,这都是……你的孩子?”当初就是因为林念儿跟男人乱搞怀了孕,所以才没有嫁给何志南。
这两个女娃娃虽然一胖一瘦,可跟林念儿,就像是一个磨子刻出来的,肯定错不了。
这个男孩儿……总觉得看着有些眼熟,好像从哪里见过?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
“和你有什么关系?”林念儿不悦的看她一眼。
没想到她居然会跟过来,不知道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了。
林馨儿脸上堆出盈盈笑意,先是对着三个娃一顿夸,夸他们漂亮帅气,胜过小童星。
之后话锋一转,看向林念儿,刻意压低了声音,“姐姐,他们的爸爸到底是谁啊?当初是你喝多了酒,随便找了个……他们的爸爸知道他们的存在吗?”林馨儿怎么会这么关心孩子的爸爸是谁?如果让她知道了是席慕寒……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她直接摇了摇头,“不知道。
”“姐姐,这孩子们都这么大了,他们就不问吗?要不这样,我帮你找人查查,你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吗?”帮她查?她真的这么好心,那太阳肯定打西边出来!林念儿在心里鄙视了她一番,叹了口气:“事情过去太久,我也不记得了,孩子有没有爸爸无所谓,他们跟我生活在一起也很开心,不需要查了。
”“可孩子怎么能没有爸爸呢?他们的爸爸……”“好!孩子们吃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先走了。
”林念儿说完,暖暖和轩宝很有眼力见的站起身来,萌萌还低着头一直啃她那美味诱人的巧克力蛋糕。
直到暖暖推了她一把,提醒,萌萌这才站起身来,眼睛盯着桌上没吃完的他甜点问,“妈咪这些还带上吗?”“这些就不要带了,你们喜欢吃什么尽管去选,就当是小姨送给你们的见面礼物。
”林馨儿脸上浮现着笑意,想要通过这些糖衣炮弹跟这三个孩子拉近距离。
轩宝和暖暖察觉到妈咪似乎很不想理会这个女人,直接摇头说刚才吃够了,不想吃了。
萌萌却犹犹豫豫,一幅想要带些回去的模样。
暖暖一看,直接在萌萌耳边低语,“这个阿姨妈妈很不喜欢,她的东西我们不能要,谁要就是叛徒!”萌萌愣了愣,小眼睛从林馨儿脸上转移到妈咪脸上。
可不是,妈咪好像真的不太高兴。
想到妈咪不喜欢,萌萌还是很懂事的克制自己,也说自己不吃了,刚才已经吃够了。
林念儿没想到萌萌能如此有出息的抵挡住美食的诱惑,心里感动,伸手摸了摸萌萌的脑袋,“我们先走一步!”说完,直接带着孩子们离开。
“姐姐,我还有……”林馨儿看着林念儿决绝离去的背影,气愤的冷哼一声。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生了三个野种么?等着,会有你的好果子吃!”出了甜品店,萌萌眨巴着眼睛问“刚才那小姨是妈咪的妹妹吗?”“……是。
”虽然同父异母,也算是啊。
“那就像我跟暖暖这样的关系吗?”林念儿想了想,一笑,虽然也是姐妹关系,可不是这样的!血缘还有所谓的亲情方面说起来很复杂……她不知道怎么跟孩子们解释,也就一笑置之。
“先回家吧。
”暖暖和轩宝对视一眼,妈咪似乎不太愿意提起跟这个小姨有关的话题。
翌日。
林念儿按时来到半山别墅,给席凯针灸。
没想到席慕寒会全程看着,那双冷冽眸子一直盯着她,看得她很不自在。
这阎罗王今天怎么不去公司了?该不会是席凯偷溜出去,轩宝又顶替的事,引起席慕寒的怀疑了吧?林念儿疑惑,晃神。
席慕寒突然冷笑一声:“杜莎神医,这是又在琢磨什么?”林念儿听不明白席慕寒话里的意思,随口回了句,“没什么,”接着,开始给席凯扎针。
整个过程,席凯乖乖躺在那里,不只一个疼字不喊,还十分配合她。
乖乖的将衣裳撩起来,主动伸出小胳膊,挪动身体靠近她。
席凯一向冷傲,会主动去配合谁的事,席慕寒还从来没见过。
这女人还真是有本事啊,能让席凯如此!他越发觉得昨天席凯突然想吃的那几道菜,就是她哄骗席凯的诡计。
针灸结束,席凯起身,见席慕寒还不去公司,有些意外。
“爸爸,你不去公司吗?”席慕寒没回答,那双冷眸盯着林念儿看,突然问了句,“她还陪你练习黑客技术吗?”不练习了,已经将这个规则改成出去玩两个小时。
但这又不能让爸爸知道,席凯只能重重点头,回了个“…练”字。
“以后不用她了,我会找人陪你练,每日针灸之后立刻让她离开。
”席慕寒这个决定,席凯和林念儿都很意外!这是要减少她跟席凯接触的时间?为什么?她还没来得及问,就听席慕寒直接下逐客令。
“你可以走了!”我去,这也太突然太意外了吧。
“爸,我想跟她练。
”席凯突然说了句,席慕寒蹙眉看他,面上有些恼怒。
“你不是不喜欢她么?不喜欢的人就要少接触!”接着,目光移到林念儿身上,“杜莎神医,你治病的职责已经完成,可以离开了。
”语气霸道,没有一点儿商量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