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协,汉灵帝刘宏次子,东汉末代皇帝。接下来小编带你详细了解历史真相,一起看看吧!

  汉献帝刘协是东汉末代皇帝,他这个皇帝从登上皇位之日起,就是傀儡,先受制于董卓,后受制于曹操,一生无权。

汉献帝一生中过得最悲惨的日子实在什么时候?

  要说汉献帝平生最恨谁,却不一定是董卓和曹操。

  没有董卓,就没有汉献帝的皇位,所以,他对于董卓的感官,应该是很复杂的。

  对于曹操,同样是如此,没有曹操,东汉也不可能多延续二十多年。

  即使汉献帝为“复兴汉室”,跟曹操做过激烈的斗争,但要说对曹操有多恨,却也不至于。

  至少,在曹操有生之年,汉献帝还能是汉献帝。

  东汉早在董卓进京之后,就已经名存实亡了,汉献帝对曹操的抗争,实在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谁让他姓刘?

  董卓也好,曹操也罢,专权却不辱君,该给汉献帝的皇帝待遇,绝对不会降低。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承认汉献帝是皇帝。

  不像袁绍,很早就想用幽州牧刘虞取代汉献帝。不像袁术,甚至干脆地自立为帝。

  曹操废掉了汉献帝原来的女人后,还连续嫁了几个女儿给他,曹、刘两家结为亲戚(魏文帝曹丕还纳了汉献帝的两个女儿为妃),让汉献帝宽心。

  汉献帝在董卓、曹操掌权时,虽然权力受制于人,也知道东汉迟早要亡,可生活上大抵是过得不错的。

  汉献帝一生,过得最悲惨,也最担惊受怕的日子,既不是受制于董卓时,也不是受制于曹操时。

  而是从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到建安元年(公元196年)的这将近四年(三年受困,一年流亡)时间里。

  当时,他是被董卓的部将李傕、郭汜等挟持,大部分时间是在李傕的掌控中。

  这四年,才是真让汉献帝不堪回首的日子,整天提心吊胆不说,堂堂皇帝之尊,甚至差点连吃的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李傕等人,真正毁掉了东汉再度复兴的根基,他们把整个关中都给祸祸掉了。

  这让东汉中央朝廷失去了最后可掌控的赋税之地,失去了最后可以直接管理的人口、兵员,逼得汉献帝不得不主动逃向军阀之手。

  董卓死后,辅政的王允、吕布,没能安抚好董卓余部李傕、郭汜、樊稠、张济等人,导致他们为生存反叛。

  李傕、郭汜率军杀进关中,逼死王允,赶跑吕布,进了长安。

汉献帝一生中过得最悲惨的日子实在什么时候?

  根据《三国志》中的记载,这帮西凉武夫进入长安后,就把长安给屠了:“傕等放兵略长安老少,杀之悉尽,死者狼籍。”

  后来,他们之间互相攻伐时,又把长安周边地区全给祸害了:“时三辅民尚数十万户,傕等放兵劫略,攻剽城邑,人民饥困,二年间相啖食略尽。”

  前后几百万人,因李傕等人不善于治理地方,只知攻伐,纵兵劫掠而悲惨的消失在世间。

  三国末期,蜀汉灭亡时,上报的全国人口才九十四万,李傕等人在区区两年时间里,就搞没了好几个蜀汉。

  这笔财富的失去,估计让心中还存着复兴念头的汉献帝痛不欲生。

  没了人口,汉献帝即使待在关中,又能干什么?而关中以东地区,早就除了名义之外,都不属于东汉朝廷了。

  李傕等人,抹掉了汉献帝最后的希望。

  并且,李傕不同于董卓,也不同于曹操,他既把汉献帝当筹码,又不让汉献帝过好日子。

  当时,因为战乱,关中地区民生凋零,商业经营更是没有。皇宫里面的宫人,包括大臣和平民都缺少衣物。

  汉献帝下令卖掉部分官马换钱,再由官府从库存里挤出部分下品丝绸,准备赐给没有衣服穿的宫人、官员、百姓。

  可李傕知道后,大咧咧的就把这些汉献帝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财物全给抢去了,《三国志》注引的《献帝纪》中记载:

  是时新迁都,宫人多亡衣服,帝欲发御府缯以与之,李傕弗欲,曰:“宫中有衣,胡为复作邪?”诏卖厩马百馀匹,御府大司农出杂缯二万匹,与所卖厩马直,赐公卿以下及贫民不能自存者。李傕曰“我邸阁储偫少”,乃悉载置其营。贾诩曰“此上意,不可拒”,傕不从之。

  此外,李傕跟郭汜翻脸后,担心汉献帝落到郭汜手里,抢先一步挟持汉献帝。

  但同时,李傕也把属于汉献帝的皇家车马、衣物、财物全给抢了,《三国志》中记载:

  与傕转相疑,战斗长安中。傕质天子於营,烧宫殿城门,略官寺,尽收乘舆服御物置其家。

  李傕的这一行为,让汉献帝一无所有,除了皇帝的名头外,几乎和平民差不多,家无余财了。

  其后,汉献帝和亲近臣子被李傕派人监视居住,没了吃的,去找李傕要点米和牛骨头。

  可李傕不给米,只给他们腐烂的牛骨头吃,《三国志》注引的《献帝起居注》中记载:

  是日,傕复移乘舆幸北坞,使校尉监坞门,内外隔绝。诸侍臣皆有饥色,时盛暑热,人尽寒心。帝求米五斛、牛骨五具以赐左右,傕曰:“朝餔上饭,何用米为?”乃与腐牛骨,皆臭不可食。帝大怒。

  被如此侮辱,汉献帝能怎么办?大怒归大怒,可寄人篱下,只能忍耐。但心中的恨意,估计是永存不消了。

  汉献帝就是在这样困苦的中,带着愤恨熬日子。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汉献帝逃出李傕的掌控,在杨奉、韩暹、董承等人的保护下,一路向东流亡,历经艰辛,逃到洛阳,《三国志》中记载:

  天子走陕,北渡河,失辎重,步行,唯皇后贵人从,至大阳,止人家屋中……是时蝗虫起,岁旱无谷,从官食枣菜。诸将不能相率,上下乱,粮食尽。奉、暹、承乃以天子还洛阳。

  但此时,洛阳跟长安一样残破,没有人口,没有粮食,也没有哪路诸侯愿意来接待汉献帝。

汉献帝一生中过得最悲惨的日子实在什么时候?

  跟随汉献帝到洛阳的官员,需要自己上山砍柴应对生存,活活饿死的都有不少,《三国志》中记载:

  天子入洛阳,宫室烧尽,街陌荒芜,百官披荆棘,依丘墙间。州郡各拥兵自卫,莫有至者。饥穷稍甚,尚书郎以下,自出樵采,或饥死墙壁间。

  如果不是曹操赶到,奉迎汉献帝,他恐怕也会被饿死。

  建安元年,汉献帝被曹操接到许都,此后,虽然权力依旧没有,可皇帝该有的生活待遇,是完全保住了,不会再去吃腐烂的牛骨头了。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李傕兵败被杀,首级被送到许都,汉献帝终于有机会泄愤了,史载:“及傕头到,有诏高悬之”。

  此时,跟汉献帝正处在蜜月期的曹操也来凑热闹,下令对擅权又辱君的李傕“夷三族”,帮助汉献帝出气。

  至此,汉献帝大概才能慢慢从心底深处抚平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时光。

  综上所述,汉献帝未来或因被曹丕赶下皇位,痛恨曹氏,但其一生,最深恨的,却应该是李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