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热土电视剧(天涯热土全集免费观看) 第十三集 陈胜利带着秘密任务到达海口,却得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字迹比对的报告上,清楚写着简梅的名字,他无法忍受简梅对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怒气冲冲找简梅对峙。
然而简梅却再次用二人的孩子威胁了他…… 罗明通过外调,排除了沈丹宁的嫌疑,林汉杰也终于能够恢复职位。
然而,关键的证据缺乏,使坚持原则的他不能轻易放沈丹宁离开。
林汉杰再次与罗明发生冲突,强行解除对沈丹宁的禁闭,但审查依然没有结束。
得知自己的问题没有完全解决,沈丹宁赌气不肯离开禁闭室,却最终被迫回到了家里。
由于受到无端的怀疑,沈丹宁的精神状态已经彻底崩溃,把自己关在卧室,场里的人谁也不见。
陈胜利带着字迹鉴定回到垦殖场,打算替简梅隐瞒下一切,却被罗明识破。
在罗明不断施加的心理压力下,陈胜利终于做出了决定…… 林汉杰出于对沈丹宁的绝对信任,不能接受对沈丹宁的处理决定,他怀疑特务就在三二五营内部,为了帮助沈丹宁,他发动所有人,要求叛徒自己站出来。
林汉杰没有想到,站出来的却是陈胜利,他担下了简梅的所有罪责,承认自己是那个用心险恶的天涯鸟…… 所有人都无法相信陈胜利会是特务,林汉杰更是怒火中烧,要让陈胜利说明实情,但是陈胜利却一件一件地拿出罪证,力证自己就是特务。
罗明按照程序审问陈胜利,陈胜利则告诉他,他自己觉得对不起的两个人,一个是简梅,一个是营长…… 第十四集 陈胜利被押走之后,罗明和林汉杰进行交谈,二人都认为陈胜利的供词太过天衣无缝,反倒显得可疑。
然而,就在他们商讨对策的时候,陈胜利却突然夺枪自杀,断了线索。
沈丹宁虽然无罪,但清白依然无法恢复。
陈长缨和林汉杰去看她,然而沈丹宁已经彻底改变,拒绝与二人沟通,陈长缨心知这次磨难给沈丹宁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却也无能为力…… 罗明没有放弃对真相的追查,最终查出,于观涛的同党不是陈胜利,而是简梅。
陈胜利为了包庇自己的爱人,担下了所有罪责,仍没有让简梅逃脱制裁……面对抓捕,简梅显得异常冷静。
众人这才知道,简梅怀了陈胜利的孩子。
半年后,简梅的孩子出生,因是特务的孩子无人领养,林汉杰感怀陈胜利,决定抚养这个孩子,并给他起名为陈继胜。
但沈丹宁决然要求领养陈胜利的孩子,因为特务身份的人来抚养这个特务的孩子显然更合适。
沈丹宁一日比一日消沉的心绪,任成泰心急如焚,独自带着孩子去见了简梅。
简梅没有想到,被自己再三陷害的沈丹宁,竟会收养她的孩子,在婴儿的哭声中,简梅终于动摇了,她决定说出一切…… 沈丹宁的冤屈终于被洗清,但她再也无法面对这个让自己伤痕累累的地方,选择了不辞而别。
转眼几十年过去,1986年的海南,在改革开放的影响下,变化巨大。
原先的红丰垦殖场此时已改为红丰农场,商店外的摊位上,符学军和老婆秀娥忙得热火朝天,红丰农场场部小楼前却完全是另一幅景象。
一群工人围住场部小楼,追讨欠下的三个月工资。
场长王长智卷款潜逃,下落不明,已经退休的老书记林汉杰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安抚工人的情绪。
第十五集 农场科研所中,所长阮复山和橡胶研究专家徐冰清也在为王长智卷走的研究经费犯愁…… 林汉杰之子林武平从部队转业回来时,面临的正是这样一个体制落后又资金缺乏的红丰农场。
但一心想着报效农场的林武平并没有感到气馁,他打算临危受命,挑起重担,与农场共存亡! 林汉杰将儿子的报效之心转达给了农垦局副书记莫有泉,但莫有泉似乎对新场长的人选另有打算。
莫有泉看到了红丰农场的落后性,现在整个的领导班子已经不能适应改革开放的大形势,要请真正懂经营的能人来。
他看好的,正是离开农场后一飞冲天的陈继胜。
林汉杰没想到莫有泉会选择陈继胜,他按照莫有泉的指点,将信将疑地前往陈继胜被聘任的罐头厂。
罐头厂热火朝天发工资的场景让林汉杰十分触动…… 得知红丰农场有难,陈继胜的合伙人彭海文、女友金逸飞都把目光转向了价值巨大的农场土地。
几人连番上阵,想要说服陈继胜接下场长的职位。
而另一边,知道自己被安排当书记的林武平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莫书记更看好早就跟农场老死不相往来的陈继胜,他名为邀请,实则向陈继胜发起了战书。
然而,陈继胜却似乎对接下这个烂摊子毫无兴趣,就连养父任成泰的建议也没有动摇他…… 眼见陈继胜没可能继任红丰农场场长之位,林汉杰的出面却为一切带来了转机。
林汉杰将陈继胜带到他的生父陈胜利墓前,两人敞开心扉,原来,因为几十年前陈胜利叛徒的身份,陈继胜在农场一直没有得到公正对待……在林汉杰诚挚的剖白之下,陈继胜终于被打动,同意接下场长的职位。
得知陈继胜将担任新场长,徐冰清十分震惊,她与陈继胜的恩恩怨怨,让她在听到广播后陷入空白…… 陈继胜终于还是带着助手金逸飞、吴强来到了红丰农场。
初来乍到,林武平就决定给他一个下马威,二人唇枪舌战…… 第十六集 在与林武平约法三章,林武平也答应不干涉陈继胜关于农场生产方面的决定后,大家没有想到,陈继胜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竟是直接冲着农场的命根子而去——他决定,砍掉一部分胶林,改种芒果! 决定一下,满室哗然,引发了极大的争议,林武平第一个不同意这个决定。
然而,陈继胜却以两人已经约法三章为由,坚决执行这一决定,一场争端无可避免…… 保卫处邢处长突然接到消息,一群老胶工为了保护胶林,拦在陈继胜派来的推土机前!眼见要出人命,林汉杰一反过去的态度,带头支持陈继胜的决定,使砍胶林的行动得以实现。
然而,就在胶林顺利被推倒的同时,陈继胜的家,也被一群激进的反对者们放火烧了…… 众人赶往陈继胜家,控制住火势,但已经惊动了派出所,公安人员带走了纵火的工人。
陈继胜家被烧,研究所的研究员小孙也涉案其中,让徐冰清心神不宁,她决定前往农垦局想想办法;林武平身为书记也焦急不已,和陈继胜一同前往派出所,两人和公安人员消磨半天,好不容易农垦局来了电话,终于把人放了出来。
陈继胜苦口婆心,终于打动了放火的工人们,平息了事件。
第十七集 众人散去,陈继胜却在派出所门口遇到了与自己恩怨难了的徐冰清。
陈继胜原想将人送回家,没想到一言不合,徐冰清激怒了陈继胜,被赶下车。
大受打击的徐冰清在家门口看到正等着自己回来的阮复山,一时意气,向阮复山提出结婚要求,一直追求徐冰清的阮复山反而被徐冰清冲动的言语吓得不知所措,正在茫然时,徐冰清突然病发,阮复山连忙将徐冰清送到宿舍。
房子被烧,陈继胜只能暂住在养父任成泰家中。
而因为这次事件,林武平里外不是人,妈妈邢文雪劝他重视工作,莫书记劝他放权,老婆任月茹也嫌他不支持弟弟陈继胜的事业。
林武平气不打一处来,处处与陈继胜对着干。
陈继胜提出土地承包制,林武平就非要找出反对的理由,偏偏陈继胜总能找到理来治他,林武平只得接受自己成了摆设这个现实。
林武平这个书记成了摆设,郁闷不已,正巧遇上带人种芒果的阮复山,阮复山提及徐冰清所在的研究所研究橡胶没有设备的问题,思及橡胶科研的重要性,林武平竟越过陈继胜,擅自给徐冰清的研究所批下了经费…… 陈继胜心知推行土地承包,最大的阻碍是没有资金,为了争取减免租金等费用的政策,他跑去与莫有泉等领导打起了太极,终于让领导们松口给了优惠政策。
没想到开会时他才得知,刚刚到账的款项竟被林武平私自挪用,拨给研究所购买实验设备。
场里没了钱,陈继胜只能找自己的老搭档彭海文退掉自己在海口酒店的股份,拿自己的钱贷给工人补缺。
金逸飞和彭海文都觉得陈继胜这回是疯了,然而陈继胜心意已决,谁也不能动摇他的决定。
林武平虽然终于吵赢了陈胜利,使得那笔早就承诺的款项到了研究所,但是农场改革没有钱,这也使得他心里憋闷,正独自一人在外散心,突然听到广播,通知工人们可以向厂里贷款实行承包制。
林武平不明所以,急忙赶到场部…… 第十八集 林武平赶到场部才知道是陈继胜拿自己的钱补上了他造成的资金缺口,更加心虚了…… 徐冰清指出阮复山不该在这个时候釜底抽薪,向林武平开口要的设备,二人各执己见,不欢而散…… 林武平出于面子问题,咬定陈继胜的钱来历不正,任月茹气不打一处来,为自己的弟弟辩护,夫妻俩为了陈继胜又一次开始冷战。
陈继胜几次试图说服彭海文跟他一块儿投资实业,但彭海文只想获得土地,拒绝了陈继胜的邀请。
而陈继胜在土地问题上也是分毫不让,彭海文只好另辟蹊径,想从林武平这头下手,没想到林武平完全搞错了重点,只对彭海文提及的和牛感兴趣。
新设备到了,林武平硬是拉着陈继胜去研究所参观,面对陈继胜的一连串发问,徐冰清和阮复山哑口无言,又一次闹得不欢而散。
陈继胜表示,厂里以后不会再给研究所投入一分钱。
徐冰清大受打击,想到引咎辞职,阮复山激动地表示要走一起走…… 林武平拒绝了徐冰清的辞职申请,没想到徐冰清态度坚决。
邢处长只好去找身为场长的陈继胜想办法。
忽闻徐冰清辞职一事,陈继胜心情复杂,一点也不想掺和,偏偏所有人都来求他,说徐冰清只听他的话。
金逸飞默默听着几人对话,若有所思…… 金逸飞从吴强那里听说了陈继胜拦下徐冰清的事,直觉陈继胜和徐冰清之间绝不简单。
而徐冰清却因为被陈继胜拦下来,反而内心更加难受,因为陈继胜放言要和徐冰清不再有任何瓜葛…… 没有想到,因为任月茹不满徐冰清曾经伤害过陈继胜,居然与林武平陷入争吵,并且一气之下拎着行李就回了娘家。
陈继胜没想到姐姐为了自己和林武平吵架,还闹离婚,一家人哭笑不得。
第十九集 金逸飞还是放不下陈继胜与徐冰清的过去,终于忍不住向陈继胜问起。
原来,陈继胜和徐冰清曾经是一对情侣,但他没想到的是,正是他所爱的徐冰清,协助王长智,以流氓罪把他送进了牢狱,从此一对爱侣也成了仇人。
金逸飞没想到两人是这样的过往,决定去会会这个看似城府极深的徐冰清。
但在阮复山与徐冰清的对话中,这段回忆却出现了极大的不同。
陈继胜不知道的是,王长智将他抓走后,曾经以徐家的前途威胁过徐冰清,单纯的徐冰清不知是计,就这么签下了起诉陈继胜流氓罪的文件,亏欠了陈继胜的半辈子…… 在红丰农场的承包制如火如荼进行时,吴强和金逸飞假扮成收购商,到台商芒果园,包下所有芒果。
农场里的人都搞不清楚陈胜利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
陈继胜却让大家把买来的芒果按个包装,以红丰农场的名义召开了高端芒果推介会,打出了金芒果的品牌。
林武平对陈胜利这种弄虚作假的行为不以为然,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想到亲媳妇总是偏心这个收养的弟弟,在农场自己也逐渐被边缘化,林武平忍不住又跟陈继胜较起了劲。
他私下找到了彭海文,决定承包彭海文朋友手中的和牛。
就在陈继胜大肆开展金芒果推荐会的同时,林武平与万老板签下合同,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养牛生涯…… 芒果推荐会之后,阮复山告知陈继胜,需要进行果苗嫁接改良,才能产出能与台芒相媲美的海南芒果。
大家困于无法获得优秀果苗时,金逸飞站出来表示自己有途径获得,要求这件事交予她办理。
陈继胜得知林武平包养和牛,起初认为他只是一时起意,没想到林武平真的认真起来,立志要养出最好的和牛。
第二十集 金逸飞带着吴强和阮复山到芒果园,以收购芒果为借口,趁阮复山和芒果园老板不注意,吴强偷偷剪走芒果园的芽条。
阮复山真以为这些芽条是果园老板赠送的。
等到徐冰清发现所谓台商技术支持的芒果芽条实际上是金逸飞带人偷来的,阮复山这才发现问题所在,然而,不管他怎么道歉,徐冰清都认为他已经触及道德底线,两人发生了争吵,不欢而散。
阮复山愤怒地向陈继胜讨说法,却被陈继胜气走,陈继胜得知徐冰清与阮复山的争吵,若有所思…… 金逸飞带人去台芒果园偷芽条的事传到林武平那里,在林武平的坚持下,陈继胜只得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两人的关系逐渐开始磨合,不再像炮仗似的一点就着…… 在陈继胜的运作下,金芒果的销售大获全胜,众人庆祝之时,只有阮复山情绪低落,陈继胜继而得知王长智夫妇已经落网,但卷走的钱已经要不回来了……阮复山喝得大醉,回到研究所,又被徐冰清冷落,逐渐心灰意冷。
林武平找到陈继胜,询问剩下的小芒果要怎么处理,林武平坚决不同意浪费芒果的做法,陈继胜被念得没招儿,答应林武平想办法妥善处理。
两个大男人光顾着谈工作,冷落了家属任月茹,任月茹正打算发作,又被林武平哄好,陈继胜看着姐姐与姐夫的互动,忍俊不禁。
为了处理不能卖的小芒果,陈继胜找到了罐头厂厂长,商量合作生产芒果罐头。
几次三番遭受冷遇,阮复山认清了徐冰清不可能喜欢自己,萌生退意。
陈继胜对小芒果浪费处理一事东窗事发,莫有泉正要对众人发火,陈继胜拿出了与罐头厂的合作协议,亡羊补牢,终于平息了莫有泉的怒火。
红丰农场经历这么一番折腾,初战告捷,工人们领到了工资,喜气洋洋。
陈继胜和林武平连番向莫有泉承诺,要有社会责任感,更要有国家主人翁的意识! 第二十一集 陈继胜带大家赚了钱,但一些工人又开始说陈继胜坏话,符学军听到勃然大怒,把客人都赶了出去。
与农场气氛截然相反,研究所里,徐冰清又病犯了,看着徐冰清痛苦的样子,阮复山到底狠不下心,坚持要照顾她,却被狠狠推开…… 大雨天,陈继胜几人在任家开会,讨论将来如何规划种植任成泰的咖啡园。
阮复山突然冒雨而来,恳求陈继胜去看一看徐冰清,接着说出了徐冰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七年前,陈继胜离开之后,徐冰清因为对他的愧疚患上了重度抑郁症,不得不靠药物治疗,却因此染上药物依赖。
陈继胜没想到当年的事件背后还有如此隐情,心中不忍,终于同意去看望徐冰清。
徐冰清正忍受着病痛的折磨,陈继胜赶到,帮徐冰清拿药的时候看见柜子里二人的合影,原本对徐冰清并没有真正释怀的陈继胜忍不住动容。
陈继胜恍恍惚惚离开徐冰清家,没有发现雨中等待着他的金逸飞。
凭借女人的直觉意识到陈继胜与徐冰清之间有死灰复燃的可能,为了挽回陈继胜,金逸飞对陈继胜展开攻势,但陈继胜却失去了应对的精力…… 农场一时变得非常忙碌,咖啡园在探母山脚下建立起来,眼见咖啡苗种植下去,大家都对新品种满怀期待;林武平的和牛也养得有声有色,还打算通过莫有泉跟广东方面联系买家;科研所里,陈继胜带人通过正规途径进口了大量芒果芽条,芒果的嫁接工作也逐渐展开…… 陈继胜忍不住向阮复山询问徐冰清的情况,在阮复山的指引下到实验园探望,得知徐冰清和她的橡胶苗都好,两人再次相顾无言…… 金逸飞眼见陈继胜为了徐冰清情绪不稳,终于忍不住主动提起,生怕陈继胜与徐冰清旧情复燃。
陈继胜口口声声说着绝不会旧情复燃,二人暂时放下了这个话题。
眼见各自生活都有了起色,一场特大台风过境,探母山突然发生山体滑坡,匆匆赶过去的陈继胜等人只看到被泥石流冲毁的咖啡园…… 第二十二集 咖啡园被毁,任成泰和陈继胜的心血打了水漂,大家都深受打击。
因为台风灾害,红丰农场的资金链再次断裂,承包了咖啡园的工人们闹着要陈继胜赔钱。
激动的工人们口不择言,陈继胜火冒三丈,当场宣布辞职走人。
林武平也气愤不已,怒斥工人们忘恩负义。
徐冰清得知陈继胜被工人们逼走,心中为陈继胜不平。
林汉杰再次出面劝说,但这一次,即使是林汉杰,也无法阻拦陈继胜的决心……眼见农场和陈继胜都陷入了巨大的困难,林武平下了决心——卖牛! 然而此时,在任成泰和任月茹的目送下,陈继胜与金逸飞已经坐上了离开农场的汽车。
谁知道,陈继胜和金逸飞刚刚到达机场,突然接到阮复山的电话,阮复山告诉陈继胜,徐冰清又犯病了。
陈继胜实在放不下徐冰清,最终没有与金逸飞登机,赶回农场。
抱着痛苦的徐冰清,陈继胜也感到万分痛苦。
金逸飞也因为陈继胜回到农场而心灰意冷。
为了拯救农场,农场动员全员割胶救农场,林汉杰亲自带队,和三十几个老战友们唱着熟悉的歌曲,踏上割胶的道路。
第二十三集 陈继胜和徐冰清漫步来到胶林,看着胶工们积极向陈继胜打招呼,二人忍不住回忆起小时候,胶林就是农场的活历史,引起徐冰清的无限感慨。
仿佛是被热烈的气氛感染,徐冰清和陈继胜仿佛找回了过去的自己,徐冰清作出决定,要向内心的魔鬼宣战,坚定地站到陈继胜身边…… 陈继胜回到家,发现等了自己一夜的金逸飞。
陈继胜已经决定留下,面对金逸飞对两人关系的质问,陈继胜无言以对…… 陈继胜回到场部,受到热烈欢迎。
眼见林武平卖牛救场,感受到林武平的诚意,陈继胜决定卖掉自己在海口的股份和房产,全部投入到场中。
金逸飞看着陈继胜的所作所为,内心痛苦万分。
农场渐渐有了转机,任家和林家又迎来喜讯——任月茹怀孕了。
任月茹终于回到林家,得到消息的林武平喜不自禁。
面对农场和陈继胜缺钱的现实,金逸飞最后一搏,提出由金家出钱帮陈继胜,条件是他们俩立刻结婚。
陈继胜坚决不拿婚姻来做交易,金逸飞被伤透了心。
陈继胜再次找到彭海文,终于说动对方,投资他的温泉酒店计划。
就在众人商讨集资入股建立红丰农场的温泉酒店时,金逸飞又一次提出结婚的要求,众人沉默。
工人们拿出所有积蓄支持陈继胜,温泉酒店计划展开,曾经谩骂过陈继胜的工人也向他表达了歉意,林武平组织人手清理了泥石流后的咖啡园,准备重建,陈继胜想邀请林武平帮忙管理咖啡园,还规划了未来的集约式农场,安排了秀娥管理牛场……一切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起来。
只有金逸飞冷眼看着一切,发现自己与这些事无关。
金逸飞再次逼陈继胜做出选择,陈继胜却又一次逃避了…… 林武平与任月茹的女儿出生,又是喜事一桩。
温泉酒店正式开工,芒果园开花,探母山咖啡园也重新有了起色。
徐冰清、阮复山、陈继胜庆祝一连串的喜事,借着酒兴,准备启动科研中心项目,让徐冰清的科研所也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夜,陈继胜默默来到金逸飞屋外,终于在两个女人之间有了决断…… 第二十四集 陈继胜和林武平一唱一和,说服了莫有泉为国际科研中心争取政策,大家都为新的科研中心计划欢欣鼓舞,只有金逸飞一脸倦怠。
科研所里,阮复山和徐冰清的关系也一退再退,回到了略显陌生的状态……陈继胜终于承认自己重新爱上徐冰清,试图挽回与金逸飞的朋友关系,金逸飞却突然爆发,拒绝与陈继胜再有任何关联。
在陈继胜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金逸飞逼迫他立刻按照合同退回她在咖啡园的投资。
金逸飞以强横的态度,正式宣布与陈继胜的决裂。
林武平没想到金逸飞竟然如此决绝,但眼见农场正在上升期,大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心血又一次白费。
然而却再也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获得资金解决由金逸飞带来的麻烦。
金逸飞将陈继胜再一次逼上绝路,并没有因此获得快感,反而更加痛苦,但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将坏人做到底,把陈继胜推入谷底。
身为陈继胜的副手,却又暗恋着金逸飞,吴强左右摇摆,但在面临金逸飞的询问之下,吴强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选择离开陈继胜,站到了金逸飞身后。
陈继胜收到法院传票,金逸飞告了农场,并且拒绝了任何调解…… 2020年4月20日起,在CCTV-1综合,每晚20:00